美育进中考,文艺界代表委员建言“考评应重过程而非重结果”_艺术_1

美育进中考,文艺界代表委员建言“考评应重过程而非重结果”_艺术
美育进中考,文艺界代表委员建言“考评应重过程而非重结果” “美育进中考”将在全国铺开。 5个月前,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明确,“美育中考要在试点基础上尽快推广,到2022年力争全覆盖,全面实行美育中考”。 “美育进中考”,学什么?怎么考?谁来教?会不会加重学生们的学业负担? 今年全国两会,多名来自文艺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就此建言,全国政协委员、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刘月宁在调研北京、南京等地美育教育体系之后提出:美育进中考,考评应重过程,而不是重结果。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刘月宁。受访者供图 美育进中考: 能提升审美、陶冶情操、激发创造力 “为什么有人乱扔垃圾?为什么有人在公共场所大声喧哗?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关注自身的存在是否给世界带来了向善向美的变化。”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提出,孩子应接受让他们优雅的教育,要善于发现美、感受美;能够欣赏卓越,欣赏他人之美,要有包容心;注重生活的品位和细节,并不是鼓励孩子吃好穿好;要给生活和他人带来美的感受。 为什么美育要进中考? 《意见》提出:美是纯洁道德、丰富精神的重要源泉。美育是审美教育、情操教育、心灵教育,也是丰富想象力和培养创新意识的教育,能提升审美素养、陶冶情操、温润心灵、激发创新创造活力。 “音乐是触及灵魂的艺术,好的音乐没有说假话的。”早在2012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叶小钢就公开呼吁“美育进中考”,他认为,美育是精神文明建设重要方面,美育不做好,社会道德素养不提升,物质建设、经济建设很难行稳致远。 “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刘月宁认为,尚美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美育能提升人的审美能力、向上向善的心灵感受力,会令人积极向上。从小接受美育教育,一生受益。 刘月宁表示,目前在义务教育阶段,美育还存在一些短板。比如,2019年美育教师占专任教师总数的比例仅为7.5%。她调研发现,即便是北京,舞蹈、戏剧专业的艺术学科教师缺口也不小。 目前,虽然中办国办已经对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做出部署,但顶层设计仍待完善,美育的教育内容和评价体系也缺乏实施方案。 学什么? 不仅有音乐美术,舞蹈戏曲书法都纳入 在北京市东城区,美育教改试点已经进行了5年。 按照东城区中小学艺术素质测评指标体系,音乐学科每个年级测试标准不同;舞蹈、美术、书法、戏剧学科均将小学分为三个学段,设置不同标准,初中按年级设定标准。 刘月宁指出,把舞蹈、戏曲纳入中小学艺术素质测评体系,是东城区的开创之处。据东城区教委介绍,东城区美育课程的开课率达100%,所有学校不同程度地开设了书法、戏剧、舞蹈等课程,开课率分别达60%、80%、50%。 美育学什么? 《意见》明确,学校美育课程以艺术课程为主体,主要包括音乐、美术、书法、舞蹈、戏剧、戏曲、影视等课程。学前教育阶段开展适合幼儿身心特点的艺术游戏活动。义务教育阶段丰富艺术课程内容,在开好音乐、美术、书法课程的基础上,逐步开设舞蹈、戏剧、影视等艺术课程。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粤剧院院长曾小敏提出,为了加强学校、学生对戏曲的重视和参与积极性,更深入地了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建议试点把戏曲纳入美育中考的可选考试科目,并作为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录取计分科目,依据课程标准确定考试内容,利用现代技术手段促进客观公正评价。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画院院长孔维克提出,中国书画在美育教材中的比重非常低,这与弘扬中华美育精神的宗旨相距甚远,建议将“一百幅中国书法、一百幅中国画”纳入中小学美育教材。 怎么考? 建议考评应重过程而不是重结果 江苏省从2019年开始试点艺术素质测评进中考。目前,南京市每所初中配备数字音乐教室,学生配备平板电脑和耳机,可以进行学习,也可以应答老师出的题目。 对于美育的测评,《意见》要求,全面实施中小学生艺术素质测评,将测评结果纳入初、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探索将艺术类科目纳入中考改革试点,纳入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录取计分科目,依据课程标准确定考试内容,利用现代技术手段促进客观公正评价。 截至去年12月,全国已有江苏、云南等九个省份开始美育中考改革试点。美育分一般在中考中占10-30分之间,对比体育在中考分中的权重,美育相当于体育的1/3左右。 即便分数不多,仍有很多家长担心激烈的竞争会加重孩子的负担。如何设计美育的评价体系?刘月宁认为,首先要进行一种考评,如果不进行考评,家长不重视,学校、社会也不重视,美育的普及就失去了动力。利用中考指挥棒“倒逼”学生们掌握一定的艺术知识,是有必要的。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四中校长马景林认为,音体美劳等课程和升学压力之间是不矛盾的。身体是一个很好的基础,美育是内涵,劳动教育更能够体现学生自身的责任感。将美体劳纳入日常教育,既是水到渠成,又是殊途同归。 刘月宁也提出,美育的考评应该重过程,而不是重结果。 “体育进中考,连跳绳都有培训班。指挥棒一挥,就会给家长造成很多负担。”刘月宁说,为避免美育成为学生和家长的负担,建议推广江苏南京模式,即把艺术素质测评分为过程性评价和终结性评价。其中,过程性评价为平时成绩,占60%,包括课程学习、课外活动、艺术欣赏等;终结性评价即学生最终的上机考试,只占40%。 刘月宁表示,南京模式以测促效、以测促教、以测促学和以测促研,便于最大化撬动艺术教育资源,达到以教化育、提升学生的艺术创新与表达能力以及艺术探索、合作等综合能力的目标,同时也可尽量化解考试内容变化可能带给家庭的压力,减轻学生课外负担。 会不会拉大教育差距? 不同地区的评价考核不宜“一刀切” 美育进中考,对广大农村尤其是相对落后地区的孩子们意味着什么?不少网友担心,学生压力会越来越大,中低收入家庭负担会越来越重。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昭晖认为,将美育列入直接与升学相关的考试一定要谨慎,谨防引发不公平。不同地区教育资源差距很大,不能搞“一刀切”。 这一问题也为很多文艺界人士所关注。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认为,一定要把美育课作为培养审美素养素质的课程,美育课要更多地从心灵之育、情感之育、感知之育这些角度入手,避免把需要设备、设施条件的课程内容当作美育课的根本。 “教育鸿沟较难跨越。”刘月宁说,我国各地区教育发展不均衡,沿海发达城市博士进中学任教已成常态,但西部偏远地区基本教师仍有缺口,更不要说增设艺术类课程。 对于美育课的加强会不会拉大教育差距、增加学生尤其是农村地区学生的负担,范迪安建议学校采取网络教学的手段,缩小城乡差距。 刘月宁认为,美育进中考尚需完善顶层设计。鉴于目前中国各地经济、文化、教育水平发展不均衡,评价考核不宜“一刀切”,应遵循美育特点,构建适应各地情况、符合学生成长规律要求,弘扬中华美育精神的评价体系,发挥好“指挥棒”作用,因地制宜、分类、分层地将艺术测评纳入具备测评条件的省市,开展试点。 加强美育,师资队伍是一个短板。刘月宁建议,建立美育经费保障机制,多种形式筹措资金,改善学校美育办学条件;加强乡村学校美育教师培养,加大“国培计划”“省培计划”力度;进一步完善美育浸润行动计划,鼓励高校建立与中小学艺术教师互聘和双向交流等长效机制。同时,建设一批高质量美育慕课,扩大优质课程覆盖面。 新京报记者 沙雪良 实习生 王景曦 编辑 刘梦婕 校对 卢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

疫情导致旅行限制和困难 东京奥运体操测试赛取消疫情导致旅行限制和困难 东京奥运体操测试赛取消

疫情导致旅行限制和困难东京奥运体操测试赛取消2020年11月8日,在日本东京代代木体育馆拍摄的东京四国体操赛开幕式现场。新华社记者杜潇逸摄新华社东京3月9日电(记者王子江)东京奥组委和国际体操联合会9日同时透露,原定于5月4日在东京举行的国际体联全能世界杯东京站暨奥运会测试赛被取消,主要原因是目前因疫情造成的“旅